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刚峰看世界

不一样的角度不一样的世界!自由作家摄影师

 
 
 

日志

 
 
关于我

刚峰,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

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2011年被腾讯评为网年度最具影响力十大博客,全国昆明博客笔会金奖获得者。 欢迎指教,欢迎合作。 联系邮址:<117550199@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翻开 海口老街历史悲惨的一页  

2013-02-07 02:12:37|  分类: 走村串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千年古城府城是海南历史文化的心脏所在,那么,海口的骑楼就是飘扬在琼州海峡南岸的灵魂!  在这块古之称为白沙津的码头边上,太多的历史隐藏于水岸两旁的斑驳墙壁上。那一道道的斑痕裂迹,那一块块曾经的青石板,那一串串的招牌,都曾记载着一代代人海闯的历史故事。波浪起伏,悲欢离合,甚至撼天动地,浩浩荡荡!
  或许常人们总是以为,海口的骑楼只是清末民初,百年来海南人下南洋的一段历史见证,比起泉州,广州、厦门等名城来说,真的是算不上名街名楼。《下南洋》电视剧中也是指广府方言的人闯荡南洋的故事。然而,透过历史迷雾,穿越时空,将我们的思绪放置于时空的邃道中,你会忽然发现,耸立在水巷口边的这个历史码头,曾经负载着中国历史最惨烈的一页,而这一页,甚至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
        这是何等悲壮的一页呀,这一发黄的页面,让我今天应邀与众位南海网的兄弟们一起走新改造的老街,却被我实在是不情愿翻起。
        阳光正好,有点西斜,夕阳西下的光芒透过老街光影,似乎让我触摸到了它的灵魂!
        是夜,有点静有点寂。让我先发出今天所拍的几张照片,然后慢慢来翻出历史故事的沉重一页吧!
的确,澄迈老城的通潮阁驿站渡口,北宋以前一直是琼州官方的正式渡口。
  各位看官,不知是否还记得在下曾在拙作《苏东坡在海南》(见在下博客《琼崖那点事》在阳光岛社区有刊发)一文中,专门就苏大作家在此登陆有过详细考证与叙述。
   苏东坡于1097年被贬海南时,当时是自徐闻渡海,在澄迈县通潮驿登岸;三年后贬归,又是自此北渡,在通潮阁写下了“余生欲老海南村,帝遣巫阳招我魂”,“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等诗句,让我们吟诵感怀至今。
  在下曾在拙作《胡铨贬谪天涯海角的前前后后》一文中也曾对南宋初期名臣我的先祖,抗金著名省部级干部胡铨贬谪海南时的登陆地点,就在通潮阁也有详细叙讲。
  从琼州志等史书上都可以查到,澄迈老城的通潮阁的确是宋朝的正式渡口。然而,在南宋中后期,随着海上贸易的发展,当时辖属琼山的白沙津却渐渐地成为一个繁华的渡口了。
  白沙津为何会成为当时琼州的主要港口呐?这白沙津名自何来,又有发生过什么故事呐?容在下占用各位看官一点时间一一表来,权当是为海口的历史地点做点广告。
  

  白沙津 海口老街前世的来历——神力所赐!
   
         欲了解骑楼老街,先要知晓白沙津名称的来历!  
   这白沙津,名称所来的故事,其实,源于南宋著名旅行家王象之有一本书,名《舆地纪胜》中有过详细记载,书中曰:
  “琼州白沙津,蕃舶所聚之地。其港自海岸屈曲,不通大舟,而大舟泊海岸,又多风涛之虞。王帅光祖欲直开一港,以便商旅;已开而沙复合,人亦难 之。忽飓风作,自冲一港,尤径于所开者。神物所相如此,遂名神应港。时淳熙戊申也。”(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 “神应港”条)
    
  不知各位看官,还记得在下曾在前期开讲时,对这本书也有过介绍?
  不记得了吗?没有关系,这本书其实是一本有关古时中国地理、历史、人物的工具书。正是此书对琼州的一些条目的解释介绍,让世人知道了琼州,也为当今留下了古时琼州的历史资料。
  书上记载,现今海口的白沙门亦古时的白沙津,原只是小船聚之地,不通大船,宋军元帅王光祖曾想开发,花了不少银子与人力,但码头刚开,这白沙又复合,实在是没有办法开成大港,没有想到,这人力所不能达到的,却让飓风一夜成之,自天而来的神应、神助、神奇的力量,远超乎人力之上,自是让古人错锷不已,不明白这“神应”何足以言其奇?
  当然,这本书说的是南宋孝宗淳熙十五年(1188年)的事,距今八百多年了。明万历《琼州府志》的《地理志》说神应港“旧名白沙津。宋元帅王光祖曾开,未就。淳祐戊申忽飓风作,自冲成港,人以为神应,故名”;又《杂志?纪异》说“白沙津在县北十里,商舟所聚处也,浅窄不通大舟,每夏秋飓发,多风涛之虞。宋自熙宁(1068—1077年)中,管帅王光祖累欲穿港未能。至淳祐戊申(1248年),飓风大作,夜忽自冲成港,人以为神,因名曰:神应港。”
  虽然海南先祖的文化人对此事的记载在年代上稍有不同,且把它列之《杂志?纪异》奇异之事亦是半信半疑,但对白沙津的成名与历史都有传颂。
  
  原来,白沙津原名神应港。
  
  既然是港,那就是“蕃舶所聚之地”,只不过此地因常因沙流复合而成不了大港,故在南宋中期之前,琼州的官渡均不在此港。
  直到飓风成神,让白沙津成为神应港。
  成为神应港后,宋中期下的琼州的渔民将捕获的鱼、螃蟹、虾、刺参、牡蛎、生蚝、海参、海胆、海螺等海产制成干货,以及海带和紫菜等海藻类,还有不少宋人喜食的海龟,当然还有最受欢迎的沉香,全都经由白沙津的商人们装船运往大陆。
  而从波斯和大食开来的商船,经常会进港补充淡水和食物,或是躲避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在那时,琼州的百姓们就有机会争睹一眼如奇珍异兽的外国人,如果手上有足够吸引力的货物,可以和外国商人们交换他们手中的宝石、皮草、香料、波斯马匹,甚至还有波斯女人。
  于是,白沙津曾经一度热闹起来,虽然规模不大,但是仍然让一些常年四处奔波的商人们感觉到来自泉州和扬州似曾相识的繁荣。
  于是,白沙津便成为当时海南的最繁忙最大的码头。
  津的含义,可作渡口解。可见,这里原来是海汊、河沟、沙洲此起彼伏的地方。因为是“蕃舶所聚之地”,经白沙渡口而牵动的内外交往,其热络程度,亦是约略可见。
        码头繁华了,自然要有治安,于是,白沙所成立了。
        其实,白沙所,就是一个守卫码头的排级军事单位。或有点现在的派出所。
  

  白沙码头历史上最惨痛的一页 南宋末年守将遭五马分尸!
  然而,真正让白沙津成为历史名港,是宋末元初在白沙津发生的那场战争。
  战争最惨烈的一幕,便是宋末琼州安抚使赵与珞及四位部下谢明、谢富、冉安国、黄之杰不屈元军,被执后遭受“裂杀”亦“五马分尸”的惨状,为宋朝死节,而名震天下,让后人唏嘘不已!
  琼州的白沙津,在宋军的长江防线被元军攻破后,宋的繁荣盛况就已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疮痍和尸横遍野的破碎山河。
  当然,昔日热闹的白沙津在景炎三年的某一天,依然热闹,只不过是已经从讨价还价的商人们换成了疲惫不堪的难民和武装的士兵,当年堆满码头等待装船的沉香和海产也已经变成现在一箱箱的火药和兵器。
  宋祥兴元年(元朝至元十五年,1278年),元朝名将阿里海牙率军南征海外,在征战到了雷州之后,派人劝谕当时琼州安抚使赵与珞投降,但老赵不听。于是,阿里海牙亲自在海上航行五百里,捉住赵与珞、冉安国、黄之杰等,全部将他们车裂,于是平定了琼州各地。
  这事《元史》本传上说的甚是清楚:阿里海牙“至雷州,使人谕琼州安抚赵与珞降,不听。遂自航大海五百里,执与珞、冉安国、黄之杰,皆裂杀之,尽定琼南宁、万安、吉阳地。”
  明朝海南才子王佐在他的《哀使君诗》写道:“末路谁当国步艰,琼州节概似常山。心悬北极天应远,血洒南荒地尽斑。上帝亦哀麟凤死,中原今放犬羊还。使君忠义言难尽,只把哀词滴泪删。”又《哀四义士诗》:“五更风雨悔乾坤,守信鸣鸡自不昏。万户千门皆已死,汗青今见四人存!”
  海南才子王佐,为这四人忠守宋节而鸣诗悼念!
  明朝海南方志的记载更清楚一些:“赵与珞,咸淳初安抚使。帝昺祥兴元年秋,元将阿里海涯遣宣慰旧帅马旺招降,不听,率义勇谢明、谢富、冉安国、黄之杰等兵御白沙口,极力死战,舟师不得登岸。冬拾壹月壬辰,元将因购内应,执与珞等,谩骂不屈,元将怒,皆裂杀之。琼人祀于祠。与珞素有胆略,海外诸蛮小国皆倚为重,既死,四州县及外蛮皆附于元。”
  明朝琼人将老赵的英雄事迹祀于祠。而清朝的文人却将当时发生的故事背景写的更令人唉声。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神应港“亦谓之白沙口。宋祥兴元年阿里海涯略地海外,琼州安抚赵与珞等率兵拒之于白沙口,援兵不至,州民遂以州叛附于元,即此。”
  原来,琼州赵太守是被琼州州民叛变捉拿献于元军而残遭“车裂”……
  
  南宋抗元名将琼州安抚史赵与珞等部下死后,仅三个月,南宋临时首都崖山便告被元军攻灭。琼州,大宋王朝最后一块土地也就自然归顺了元朝。
        元朝的游牧民族的文化不仅颠倒了中原农耕文化的价值观念,而且也改变了海洋文化的性质。因此,史学家有句名言:南宋之后无中国!
  归顺元朝的琼州,自然也成了新朝收编宋军起义部队家属与战俘的改编与安居地。
  有史记载,元朝大军将逃到安南现今越南古称占城国的宋军部分官吏与军队也灭了,被押送回来的不仅有逃亡国外的原宋朝战俘,而且还有许多“占人”。元军将这些人都安置在琼州。这些“占人”亦成为现在海南三亚一带的“回民”的先祖。
  琼州归顺了元朝,这个偏僻的海岛再也不必驻守大军了,加上,元军在中原之外的波斯等国还有激烈的战争,元军的大部队调走之后,琼州也成为当时战乱,许多内地人逃避的理想地。
  特别是,在宋末元初因战争,许多不愿归顺新朝的宋朝遗臣、军士、商人,还有许多知识分子,纷纷逃避到了这个海岛,避乱,或隐蔽,或另立门户成为这个海岛的移民。
  据《九十一姓迁崖始祖》记载,现在的海南许多姓氏的先祖均是在这个时期迁琼,万宁后安文氏族谱、明朝琼州史志叙写文天瑞,均是以:“宋末元初避乱而迁琼”记载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海口骑楼的前世所在的白沙码头,其实它就是海南历史开埠的基石之一!
        你还能说,骑楼所在的老街道,只有百年历史吗?
  
  海口骑楼 寄托太多人的梦想!
  太多的历史轶事曾在这里发生,太多的乡贤人杰曾在这里诞生!可惜,许多故事早已消失在历史的烟云中了,让我们回望,让我们感怀!
  无论古或今,无论中与外,太凡跨过白浪滔滔的琼州海峡的每一个人,每一族先祖,迁崖过海,都曾在这个名叫白沙码头的地方,回望自己的故乡,从此海峡隔断了自己的愿望!
  多少从海岛过海峡漂泊于异国他邦的过番客们,无论是有史可考的清末卖猪仔还是近代出海到东南亚谋生的商客们,以及参加黄埔入军的海南先贤们,衣锦还乡总是中国人的一种愿望,总有一份情节,总有一份对故土的思念,这一份沉重的乡根情缘,才有了百年骑楼曾有的辉煌。
  特别是民国初期,海南人的女婿蒋中正时代,一大批海南先贤横空出世,仅有史可考的将军就有三百有位,富甲一方的华侨商人们更是比比皆是。一代琼商(琼州帮)曾在星马泰一带成为中国华侨三大帮之一(潮汕\福佬帮)
  三十年代的海口老街道幢幢骑楼的耸立,不仅是海口曾经辉煌的一种象征,更是海外华人华侨乡根情缘的一份标志!
  正如,海南琼北地区许多乡村依然保存着海外华人修建的祖屋一样,虽然没有人居住了,但它却是维系海外三百万海南人与故里的一份乡情。
  海口老街道的骑楼,寄托着太多海南人几代人的梦想。
  它飘扬在骑楼上空的无数个游荡不散的灵魂,正是海南历史文化的渊源所在。谁能读懂它,谁就是一个真正的海南人,做一个真正的海南人,是我的梦想!

翻开 海口老街历史悲惨的一页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翻开 海口老街历史悲惨的一页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翻开 海口老街历史悲惨的一页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翻开 海口老街历史悲惨的一页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翻开 海口老街历史悲惨的一页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翻开 海口老街历史悲惨的一页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翻开 海口老街历史悲惨的一页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翻开 海口老街历史悲惨的一页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翻开 海口老街历史悲惨的一页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翻开 海口老街历史悲惨的一页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75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