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刚峰看世界

不一样的角度不一样的世界!自由作家摄影师

 
 
 

日志

 
 
关于我

刚峰,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

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2011年被腾讯评为网年度最具影响力十大博客,全国昆明博客笔会金奖获得者。 欢迎指教,欢迎合作。 联系邮址:<117550199@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2010-08-16 03:38:30|  分类: 走村串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南百村行之三:到底是“违规”建房?还是政府不作为?
       -------网络问政:来自滨濂村宅基地的现场调查
  

一,题记:
  

  八月十一日,花痴招斩网友在南海网阳光岛社区海南观察版上发了一个贴:《震惊:滨涯路上超大型的违建群》,八月十三日,南海网视屏记者跟进,在城管的带领下进村采访,并配发了相关新闻稿。
  八月十三日下午五点左右,我接到了滨濂村书记黄在坤的电话,他说,他是通过大学刚毕业学法律的儿子在南海网知道我的,记者在现场没有采访我们村民,如果报道不全面被政府强撤的话,会死人的。我们有话要说,希望你作为南海网的意见领袖能听听我们村民的心声。
  自海南建国际旅游岛以来,全省各地乡村城郊忽然问冒出了许多诸类所谓“违规建房”的事,最早出自三亚的“小产权”房,然后漫延到海口\文昌\琼海等经济较发达市县。前段时期南海网报道几宗后被政府强令撤除,动用警力据说现场非常紧张,真的有死人事件发生。本来,对花痴招斩兄发的贴我也只是浏览了一下,并没有很全面关注,接了黄书记的电话后,我觉得事件有些严重,一个人见面不太方便,便向秋雨总管请示,于是,邀请了秋雨与观察版首席版主黎家美沙酮,三人一起与匆忙赶来的滨濂村黄在坤与吴和忠村长相约在一个茶坊,仔细听了他们的陈述,并询问了其中的历史原因。为了慎重,我还现场录了音。
  两位村长(现在是居委会主任)带来了他们村写的陈述材料,并反复说明:滨濂村不属于八月十日省政府公布的五类违规乱建房。他们的理由:
 (一,滨濂村建省前有三千多亩地,范围至金盘的马自达厂,到农垦,二十来年,政府强征用地现在村里只余下了二百多亩地了,去年龙华区政府做廉租房的地也是从我们村要的。滨濂村为海口的发展贡献很大。但是,政府征地价格低,一亩几万元钱,而市场至少是几十万一亩,这二十几年全村由原来700多人增长到三千多人。失地的农民无地可耕,转为城市居民又无保险更无失业金,村中现三千多村民主要靠老房出租的收入养家糊口,日子非常艰难。正是缘于此,1991年当时的海口市政府给我们留下了三十多亩的宅基地,用于村民自建。
  因此,村中目前村民所建的房是政府在1991年时就按规定留给村民的宅基地,不是乱占耕地、公共用地、绿化用地、政府发展规划用地等明文规定之内。且有政府相关会议纪要;
  (二,从1991年起村中几任村长书记向政府相关部门跑了不知道多少趟,政府一直不理不采不办,二十年了,这块宅基地除了几家有社会关系的人办了证外,大部分分配的村民都无法办到证。不是我们违规是政府不作为;
  (三,这片宅基地的分配是当年通过全村大会,按村中每人三十平方来分配,老少妇孺皆有份,连外嫁的女儿都有,一视同仁体现公平民主,所有村民都签字画押过的,符合宪法村民自治条例。且,这片宅基地,村中早在1991年就统一设计了规划图纸,并留有四十米的大街道,每户每幢之间都留有小巷。
  当然两位村长还说了许多其它的理由,详细见《滨濂村村民的心声》一文。
  两位村长说,如果你们不信可以来现场听村民怎么说,我们没有其它要求,只希望你们作为著名网友能把百姓的民生民情真实客观发映出来。
  我说,不能只听村长的一面之词,应该到现场去看看。
  于是,经与秋雨与黎家商量,由黎家相约组织海南观察版的写手,一起进村,进行现场网络问政了解实情。
  于是,第二天,八月十四日上午十点,相约在滨濂村村口碰面。
  八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南海网著名网络评论员007来了,听黎家说,其它的人都已发了短信,有的联系不上,正好南海网阳光岛社区编辑唐门也赶到。于是,我们四人进了村……
  到底是村民故意违规建房?还是政府不作为?欲知实情如何?请看第二:现场。先发上部分图片。

图片说明:村中的文化广场: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二,现场

  十点钟左右,我与黎家和007来到了滨濂村的一块空地,村支书告诉我们这是村里的文化广场,是前任海口市委书记老蔡抓的点建立起来的海南第一批生态文明村。
  不知道原来文明村的内容是什么,如果用现在的眼光来衡量,这个文明村环境建设不上档次。没有耳目一新的感觉。特别是在村广场的二棵榕树下,闲坐着零散的村民,且大部分是青壮年,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几个背着相机的人。
  村支书告诉我,这些都是失地的村民,有的是大学毕业生,有的是退伍军人,村里没有田种了,虽然政府将村改为了居委会,但也没有失业金,特别是政府这二十年征了我们村二千多亩地,却没有安置一个土地合同工。早些年卖地的钱早已吃完了,村里的主要收入就是靠祖屋的出租来维持生活。
  当然村里还有一些门面收入,不过村里村民素质还是比较高,外来居住在我们村里近一万人,很少有违法行为,你们放心我们村民不会象其它村不会打记者的。我们村可是全省综合治理的先进单位。
  村支书刚把话说完,村民就零散的围了过来,经支书用海南话告诉大家我们是代表南海网的网友来了解真实情况的,村民们的眼神才收敛起有点异样的眼光。
  于是,我们几个人随意与村民们聊了起来,老少儒妇,村民对政府二十年不给村里办宅基地手续,以及社会上许多不正之风都非常气愤,说了许多气愤的话,这些话,我不好在此说,大家可以想象到,一个曾经是掩护了琼崖革命领袖闹革命的,且村中为海南的解决牺牲了不少先烈的,按官方的话来说,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村子,怎么才过六十年,党与政府的形象就衰败如此不堪一击?
  我的心异常沉重!
  村长拿来了几张图纸,果然是1991年的,还有海口市政府相关的会议纪要。村长还拿来了当年前任村长通过了村民大会的宅基地分配方案。我拿起相机拍了下来,特别拍上了1991年的日期。然后再与村民交谈。经村民证实,这些文件与方案他们都知道并同意过。
     然后,我拿出昨天村长递给我的申诉材料,讯访到了写作的作者,原来是村里的一位“作家”早年中山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现在退休在家,这个老先生也客观与我交谈,表达对自己写作的事实负完全责任。
    于是,我问村民,如果你们觉得村长这份材料属实是代表了你们的共同心声的话,敢不敢在上面画押签字?
     话还末落音,我将材料摆在榕树下,在现场的几十位年龄不一的村民便涌了上来,都在上面画押签了字。
     其中,在现场的年级最大的一位阿叔与阿婆,拿起了村民画押成鲜红鲜红的文件,举起来让我拍照。
     此时,阳光却透不全榕树的绿色,望着阿公阿婆那苍凉的脸颊上那一付漠然沉重,我仿佛听到了中国最普通百姓心中对社会对现实,对我们现在怡然自得坐在吹着空调的豪华办公室,出门开着小车,下乡吃着山珍海味的官员的滴血的抗议!
     我仿佛听到了一个巨大的疑问声:
   六十年前的党呀怎么与六十年后的党怎么不一样了?
       六十年,村里的百姓用生命与鲜血掩蔽带领他们闹革命的共产党员,是自发的,因为,那时,土地集中在地主老财们的手中,他们相信共产党与共产主义,实现耕者有其田!果然,共产党领导农民翻身了,农民分到土地,怎么才过六十年,现在的政府怎么却要把他们手中的田拿走,卖给老板征给官史机构,且余下的一些边角巷尾的宅基地都不给办理手续,还有可能要强撤!
    这是什么公理呐?
    我不敢深思,也实在是不太原意在此深谈,只得发上滨濂村村民当着我们的面如古代街门里画押的场面一样所签字画满了全页字的鲜色的手印的图片发上来,请还没有泯灭良心的政府相官官员们看看,然后,悄悄地掩面沉思吧……

图片说明:村长拿来相关证据:二十年政府不办手续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来自海口滨濂村村民“违规”建房的现场调查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附:《滨濂村村民的心声》

  海口市整治违建行动如强劲的旋风席卷着市郊“城中村”每个角落,使得在建的村民如坐针毡坐立不安、食寝不宁,甚至有些是生不如生,因为他们毕生劳苦积攒的血汗钱即将随着政府的强行拆除而付之东流,我们村的村民也有同感。若强拆可能带来滴血的后果是谁都不愿看到的。
  现在将我村目前在建的危房改造与宅基地建设的情况通过网络向政府汇报,企望得到一个合乎民情民心民生的妥善解决方法。
  滨濂村是自明代开始以来已有数百年悠久历史的自然村,至今在此繁衍生息劳作已有二、三十代人,这里的人们靠自己勤劳的双手长年累月辛勤耕耘、自食自居,无居所时在祖传的土地上搭起民宅,无食时到栽种在自己土地上采摘充饥,自古以来,土地是我们农民赖以生存的命根子。解放后直至公社化,土地归集体所有,集体耕种、集体收益,基本改变了旧社会遗留的贫富差异状况,但宅基地及其房屋基本上仍是祖传的,尤其是宅基地自解放初期土改时政府给农民核发宅基地证书后直至1990年的40年间,我们村从未给农民分配过宅基地,同时由于经济拮据,绝大多数仍居住在祖屋里,这些房屋早已成为危房;几十年间随着人口自然增长,人口众多家庭仍几代同堂,形成严重的“窝居”状况。
  现实迫使村民必须千方百计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党的十一届三中会改革开放30多年来,党的政策让农民走上富裕道路,村民手中有了钱,要求提高衣、食、住、行水平是于情理之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条之规定,1991年村民委员会依照村民自治法结合本村的实际情况,召开村民代表大会一致通过决议:各生产队集体统一规划,将部分闲置土地按每个人口30平方米分配给村民做为宅基地,并上报上一级政府机构备案审核。村民手中有钱也有宅基地了,从而形成了近几年来村民们改造危房和新建房热潮的状况。
  解放初期,我村仅有几百人口,至今已有近3000人口(不含祖籍在本村的外出人员),原有土地约5000余亩,为了支援国家建设,自公社化开始,由于政府无偿的划拨、征收与征用,以及市政道路的占用地等,集体土地逐年减少,至今全村存地不足500亩,其中还包括1991年分配给村民宅基地及乡村发展企业留用地近200亩(含规划区的道路、绿化地)。以前我们村土地范围东至金牛岭公园、农垦第一机械厂;南至南海大道及其以南海口保税区;西至丘海大道原农垦橡胶厂片;北至滨海大道东方洋列车电站。其中在公社化期间,农垦系统占地近2000多亩是政府无偿划拨;南海大道、海垦大道、滨涯路、海濂路等市政道路占地;海口保税区征用近1000亩;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一些单位征用;海南建省前后,一些房地产公司征用;为了支持教育事业发展,村集体决议无偿划拨近百亩地给海口市秀峰小学新建校址;近两年,在村里的土地存量极少的情况下,仍千方百计挤出几十亩地支持政府保障性住房与龙华区法院的用地等等,可见我们村的土地几乎已被政府征收或征用完,农民基本上成为无地农民,而且当时征收或征用土地补偿金特别低,每亩平均不足壹万元。总之,为了支持海南的建设与发展、支持社会公共利益和教育事业、支持历届政府的工作,滨濂村在集体土地方面已做出重大贡献和巨大的牺牲。而如今失地后的村民在政府无力顾及他们今后生活长久生计的前提下,主动为政府分担重担,在集体组织依法分配的宅基地上建房自住与出租,靠微薄的租金养家糊口、维持生计之举理应得到政府的赞扬和支持,却反而即将遭到强拆房子之灾,这于法于理于情都说不过去;若是强行拆除,有些村民可能走上绝路,这并非危言耸听,只因他们一辈子血汗钱与向亲朋好友筹借的钱将被毁于一旦,而难于面对此残酷的现实,这些后果必将给社会造成不稳定的因素,望政府慎之又慎而行之为妥。
  滨濂村是一个革命老苏区,是革命前辈冯白驹前期革命活动的据点,是海南最早成立中共党支部的村庄之一,中共海口市委第一任书记是滨濂村的柯嘉予同志,1926年滨濂村成立了海南第一个农民协会;大革命时期,全村几百人就有40多人参加革命斗争,仅在1924—1930年间参加革命斗争的就有13名英勇牺牲,可见滨濂村人为革命斗争也作出了重大贡献和牺牲。时任海南省委副书记、海口市委书记蔡长松在滨濂村建设起海口第一个文明村,吸引了全国、全省、全市各有关领导和群众前来参观。我们认为现在应该是如何把原有较好基础的滨濂村建设成为更先进,更美丽、更富裕的滨濂村才是发展方向,绝不是以任何理由干扰、阻扰、以至扼杀它的发展。稳定是基础,发展是硬道理!
  具有革命传统的滨濂村党组织是先进坚强的,村民群众基础是好的、思想觉悟是高的,是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的,村民总会一如既往地大力支持政府的工作,与政府一道同心协力共创海南国际旅游岛的美好形象,做到岛美民富,只要政府与人民真正拧成一股绳,我们美好的愿望就能实现!
  农民自建房有啥不好?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要求各级政府应大力扶持农民自建房。明确指出,农民自建房可以减少政府的财政负担,对农民城镇化、城乡一体化建设将着巨大的促进作用。在海口市有限财政收入的情况下政府是不可能为广大农民兴建保障性住房的,但又为何不从正面指导扶持农民自建房,而等农民建起房后才要强行拆除呢?
  再说,大量的农民建房了,农村干净了,农民像城里人一样住上楼房了,体现农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更加体现党的方针政策好,还充分显示出30余年改革开放的辉煌成就,这有什么不好?!
  不允许农民建房了,只许城里人住楼房,这是人为的拉大城乡差别、贫富差别。据网上了解有些城里人有多处房产,尤其有些政府工作人员,本身有房,妻子有房,子女也各自有房,甚至孙子女也有房,当然有钱买房时好事。而农民有钱不多只能建房,但却遭到各式各样条条框框的束缚和限制,客观上是不许农民建房,难道农民只能世世代代永远蜷居于祖传的黑暗窝棚中?若以此观念指导制定工作方针而实施的,必然是与党的工作方针、尤其与党的改革开放政策背道而驰的!
  说是“违法建筑就要强拆”,所谓“违法”是指不遵守法律或法令的行为,而对于农民建房海口市政府制定了何法令?何时制定?为什么不将这些法律法规深入到农村中向农民广为宣传,做到家喻户晓?难道村民不想遵守法律法规吗?称“不报建就是违法”,农村祖祖辈辈的传统习惯直至解放后几十年来农民都是需房就自建,有哪届政府要求报建过?就算本届政府要求报建,报建的程序手续如何?政府有关工作人员为什么不深入农村向农民宣传讲述引导?就算农民从旁打听到自建房要报建,村民个个都想报建,但多年来是报建无门;原因之一同样是农村集体统一分配的同片区的宅基地,有少数人既能办理了土地使用证又能报建,而绝大多数的人却不能,这是为什么?难道是钱权交易才能办吗?其次村民集体组织按照土地法有关规定统一分配给村民的宅基地需要办理土地使用证,村组织写证明,村民们跑断腿,十年时间过去了,不知何因市政府有关部门就是不给予核发土地权证,无证报建只是空话;其三众所周知市政府早就下文停批私人报建已多年;更重要一点就是农村的危房和“窝居”是迫使村民不能等待的,因为危房倒塌是会压死人的!难道要等压死人后才准改建房?称“不符合规划就是违法”,美好的规划蓝图人人拥护,但规划在哪?规划除了政府及规划人员外又有多少人知晓?解放几十年来又有多少政府规划人员下乡指导农村进行规划,引导农民按规划图进行建设,为农民服务过?假如靠纳税人的钱当俸禄供养的政府有关工作人员能尽职尽责,能为农民多多地有所作为,经常深入农村,为农民做好建设规划、办证、报建等方面的宣传和服务工作,这些工作真正做到位且深入人心了,则农民的“违建”也就销声匿迹了。
  目前我村里正建的民房中,有的是危房改造,有的是因“窝居”而新建;新建房中有的建在老宅基地上(危房改造),有的建在农村集体组织依法分配的新宅基地上。新宅基地完全符合市政府的路网规划图,因为在分地前曾多次派员与市规划局联系取得相关图纸,在留足规划路网的前提下才进行分地,所以影响不了原有的规划。
  现在在村里已建好和在建的民房,已成为现实,一些已形成靓丽的小区街道,请政府能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海南省城乡规划条例》有关规定给予服务或给予合理纠正:应补办核发土地权证的及时办理,应按程序办理报建的补办报建手续,应依法给以罚款的就给予适度的处罚。
  以上报告,旨在与政府商榷,依法探索一个既合乎民情又体现政府关心民生的温和的解决办法。
  建议:解决目前情况:1、考虑从历史实际情况出发;2、考虑民生;3、考虑稳定。因此,政府必须尽快作好:1、土地确权;2、报建;3、妥善处理的办法去解决。
让我们同心同德为建设美好的海南国际旅游岛、创建和谐的社会而努力奋斗!
                                                 海口市龙华区滨濂村经济社
                                                                           2010年7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