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刚峰看世界

不一样的角度不一样的世界!自由作家摄影师

 
 
 

日志

 
 
关于我

刚峰,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

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2011年被腾讯评为网年度最具影响力十大博客,全国昆明博客笔会金奖获得者。 欢迎指教,欢迎合作。 联系邮址:<117550199@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2010-12-07 00:38:26|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接母亲来电话,说大舅过世了,心情一沉放下电话,久久不语。想想二个月前回江西老家时还与大舅聊天,并拍了照片,瞬间老人就这样走了,走的是这样的突然与匆忙,我打开相册反复目睹大舅的英容,心如刀绞,不由泪流满面……
  先把上次我返回故乡的图片发上,然后等我稍平静一下心情再来叙文……

 

  我的故乡:草池

 

  大舅的过世的消息,如绝堤的洪水,将我遗忘多年的故乡,将我在故乡少小时的童稚,瞬间,全部倾泄进了我的大脑,我的脑海里是一片回忆故乡的丰腴的沼泽地……

  此刻,我端坐在海南蔚蓝色的天空下,伏案于温暖阳光中的桌子上,将漂泊二十年天涯海角后的辛酸苦辣全部抛弃于脑后,故乡的所有情节,如一道潺潺的溪流,叮咚地敲响了我的回忆的心田……

  我的故乡在江西省新余市罗坊镇。

  罗坊,不仅是一个富饶的江南鱼米之乡,而且还是著名的井冈山革命老区,当年著名的罗坊会议,曾一度扭转了红军盲动攻打长沙南昌的危局。

  我的父母都出生于这个镇。

  父亲的出生地是一个名叫坡上的小村,村中只有几户人家,虽然胡姓是当地的大姓,但因此村是分迁过来的,也常受异性的欺负,所以,这个小村的胡姓人,生性胆小,只有靠种植几亩薄田或拉板车当苦力为生。

  我的从末见面的爷爷据说当年帮红军运粮上井冈山,而天性胆小,怀念家乡妻儿老小而末投身革命,一生中,就是靠帮人拉板车辛苦赚来的几文铜钱而支撑这个家。我的婆婆靠的是纺织技术供父亲读了几年私塾。

  好在,年轻时的父亲一改了前辈们的胆怯,土改时毅然参加了革命队伍,因为出身贫农且还念过几年私塾,很快就走上了领导岗位,从此,离开了那个小村……

  记忆中我的婆婆过世的比较早,父亲的老家只有一个叔叔在家务农,父亲回去的也少,因此,我的童年对那个村记忆不深。

  而我的母亲的老家所在的这个村,名叫草池,是一个前有小溪后背山岗的风水宝地。

  此村基本上是简姓居住,虽然在当地是一个小姓,但村中却有一个著名的书院,创建于清朝,在民国时期最为著名,后改为草池小学。(当然,这个学校现在被废弃了)

 

  我的外公外婆

 

  我的外公是前清时的一名秀才,至今在外公家的快塌陷的老屋时还留下了他那一笔清秀有力的大字。我的外公家境当年还殷实,除了家中有些良田外还在袁州府上开了布店。我的外婆也是胡姓但她的家境也是大户人家,  据说清末嫁过来时,曾有八大柜嫁妆。

  可惜,简家到了我外公这一代就渐渐败落了……

  我的外婆生了十几胎,存活下来的有九个,我的母亲在兄弟姐妹中排行在老七,我共有五个舅舅,三个姨娘。

  简家到了我母亲这一代先祖的辉煌不再了,家中除了几亩薄田外,舅舅们还得靠手艺或帮别人种田维生。

  记忆中的外公是一位对我们小辈和蔼可亲的长辈,抽一根长长的烟筒,浓眉大眼透露出一股书卷之气。小时候我还记得外公常年挑一货郎担走村串巷,常常走几十里路来到县城,偶尔住进我的家,晚上坐在灯下给我讲水浒的故事。那梁山好汉爱抱打不平的豪情壮志一直鼓励我至今,我的性格中刚毅耿直是外公在我少小时的故事中形成的。可惜,当年不太懂事,外公晚上逼我写毛笔字时因偷懒致使我现在的书法艺术长进不大。

  好在,后来,外公的文房四宝被我从老屋中收藏起来,一直至今,常常睹物思人,心境起伏不已……

  外公过世的比较早,大约是七十年代末,依稀记得是因中风而在大年中过世的。因为,那时候,每年寒暑假我与一大堆的表哥表弟们都会返回到草池外公外婆的家中,在乡村的池塘里在乡村的稻田中留上少年时的玩耍的身影。

  外公过世后,外婆一直活到九十多岁,其间也多有在城里居住,但一直不习惯,最后的岁月依然还是回至老家的老屋里走过了一生。

  记忆中的外婆包裹着一双小脚,却做的一手好饭菜,小时候我们一群城市来的孩子总是在外婆的呵护,在农村渡过了一个快乐的那个特殊的年代。

  每每一大堆孩子们要返回城里时,外婆总是送我们到村外的小桥边,一直目睹我们远去,在罗坊盆地,我们从草池往火车站走去,数十里的路端,我回头望去,外婆的孤苦伶仃地站在小桥边的身影,至今还在我的回忆里,令我热泪盈眶……

  听母亲告诉我,我出生几个月时因出豆发烧痛哭不停,是外婆裹包着我坐在床上几天几夜没有睡觉,捡回了我一条命。

  记得外婆过世时大约是在八十年代末,我那时候还在老家工作,我母亲他们九兄妹四代人共六十余人从不同的地方赶回草池为外婆送葬。

  外婆过世后,老家的老屋从此凋落了,这幢上百年的老屋,在我上二个月回去时塌圮的让人惋惜……

令人扼腕叹息的是一种乡根,对于许多漂泊于外的人来说,维系故乡情节的往往就是老屋及老屋里的记忆中的乡根情缘!

 

  我的大舅

 

  记忆中的大舅是一个天性本分、性格墩厚、不善纳言的长辈。

  他有四个弟弟及三个妹妹,妹妹们都嫁出了,弟弟们都参加工作走出了乡村,唯有他,还生活在他土生土长的老家乡村草池。

  外公系读书人出身,为五个舅舅分别取名“金、玉、满、堂、福”,因按班辈五个舅舅是是华字辈,所以五个舅舅分别叫金华、玉华、满华、堂华、福华。大舅金华,一直在乡务农;我的二舅玉华因读过几年书后走向了领导岗位至今退休在城里居住;我的三舅虽然读书不多,但也参加了工作,一直在国营农场,早些年过世;我的四舅靠当兵后考上当时著名的江西大学,在南昌党校做教授,也可惜也是英年早逝;我的最小的舅舅,只大我十来岁,当兵复员后在一家单位开车,现退休在城里。

  听母亲说,大舅年轻时长的一表人才,却因为没有读书而一直在村中务农。

  按理说,大舅是长子,家中在他少年时还有点小钱,他应该去读书,可他却把机会留给了自己的弟弟,挑起了家中的生活重担。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大舅比小舅大近三十岁,长兄如父而承担起生活重担的压力显而易见。

  我对大舅的印象是少儿时回乡村居住时留下来的,大舅与外公外婆同住在老屋里东西一厢,分灶吃饭。但那时,外婆一个人做不了我们那么多的饭,我与我的城里的表哥表弟表姐表妹们,在寒暑假时都是在大舅家吃饭住宿。

  大舅妈是一个非常热情能干的乡村妇女,她八岁时当童养媳进的简家的门。她的老家父母早逝,唯一的大哥当兵离家多年末有音杳,直至在八十年代末期,失散快六十年的大哥从台湾回乡省亲,找到大舅妈,兄妹白发苍苍俩抱头痛哭,撼天动地……

  在我的记忆中,其实,是大舅一家人充实了我许多少年时的美好时光,因为我的弟弟,在他幼小时,因当时我的父亲被冤屈后下放至农村,母亲无力抚养而被寄养在大舅的家,直至后来回城读书。

  记忆中的大舅酿得出一口好酒,应该是当地有名的酿酒师,将谷子煮熟后放入木器的蒸笼,慢慢酿出来的谷酒纯香诱人,我的弟弟至今一口好酒量也是幼儿在大舅家寄养时偷喝出来的。

  我的大舅生有一女一儿,表姐大我们二十多岁,少小时她就嫁人了很少见面,表哥大我十岁左右,小时在老家常带我们一起玩耍关系比较好,后来他进城当了砖瓦厂的一名工人,再后来娶了隔壁数十里村的一位姑娘,还记得少时候我们一大群城里来的表弟们跟着迎亲的队伍看着表哥将漂亮的表嫂娶进家门。

  表哥表嫂们一家后来也进城了,留下了儿子在老家,大舅及大舅妈下抚孙儿,还得下田干活,也许是多年的务农养成了惯性,有一年,在大舅八十多岁时我与弟弟回乡去看望他时,他还将在新房门口种植的辣椒等送我带回。

  记忆中的大舅很少与我们讲话,无论是少小时回乡还是长大后参加工作回乡,见面时总是墩厚地笑笑,然后一边干活去了。

  少小时我们家落难,弟弟寄养在他们家,寒暑假我们一群孩子在他们家渡假,家中有什么吃的都会全拿出来,其实,在那个年代,他们一家是常常自己舍不得吃全让我们这些城市里的孩子吃光了。

  就是后来我们参加工作,生活好起来后,大舅一家在农村也很少进城,更惶论向我们这些城里的亲戚索取。大舅妈早年过世后,数十年来,大舅一个人与表嫂一家人居住在乡村,除了种点菜就是常常看守着老屋,因为老屋,存寄着他一生的足迹……

  其实,许多杂碎的记忆叙说不出我对故乡的思念与对大舅的怀念。

  刚才与老家的表嫂通电话得知,昨天晚上,大舅还与她们说了话,说是感觉不太舒服,表嫂请了乡村医生拿了点药。也许大舅自己意识到生命的最后期限,一生谨慎不善纳言的大舅为了不给后代带来麻烦,叫子女们去休息,然后,自己出恭后,穿上干净的衣裳,睡在床上至二点左右,安然慈祥离开了人生,终年九十岁……

  老家的乡村中的叔叔也在早年就过世了,我的父亲也与去年也离开了人间安葬在海南。大舅走了,惟系着我漂泊在天涯海角的老家最后一个乡村长辈的大舅,也就这样离开了我,我的心情异常悲痛。

  大舅的离开,让我痛惜,痛惜的不只是作为亲人的大舅的离去,痛惜的还有在现代文明进化过程中的最后的乡根情缘。那一幕幕童年的往事,那一件件乡根的牵挂,犹如家乡的老屋一样,那样孤苦伶仃,那样破烂不堪!那样随着大舅的离去而远离……

  对于所有的漂泊异乡的人来说,这份痛惜将是刻骨铭心的。痛惜,那份久远的历史,那份久违的乡缘,至今还躺在乡村中不被世人瞻目,而从此,将最后消失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中……

 

  谨以此文怀念我的善良纯朴的老家乡村的大舅!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怀念大舅:泪流满面忆故乡 - 刚峰先生 - 刚峰看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478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