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刚峰看世界

不一样的角度不一样的世界!自由作家摄影师

 
 
 

日志

 
 
关于我

刚峰,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

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2011年被腾讯评为网年度最具影响力十大博客,全国昆明博客笔会金奖获得者。 欢迎指教,欢迎合作。 联系邮址:<117550199@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2009-10-17 11:15:41|  分类: 刚峰走天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江浙人很精明。此话似乎有点贬意,举国上下,官场坊间仿佛都把这句话潜意识地解读为江浙人的小家子气,其实,此行走江苏昆山第一站,我却读出了江浙人的另类精明。
       这就是江浙人做事的细致与做生意的灵气。

        应该说,国家新闻办在祖国六十生辰前夕,凝聚全国百名博客专家写手,汇集昆山,其本意,按国新办彭局长的说法:昆山凝聚了祖国改革开放的成就。
此话不假,昆山作为曾是一个贫瘠农业之乡成为中国百强县之首,时间只有短短的二十年,的确,却浓宿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精华。
        当然,共和国六十年的天翻地变,却只给我们一天的时间来解读昆山的浓宿精华,似乎有点为难我们。再高明的写手,也难以在一天时间内,对匆忙而过的城市,全面叙写其辉煌灿烂史诗性篇章。
 东道主昆山市在一天的时间里安排我们走了二个古镇,一个开发区,虽然时间匆促,可也基本上体现了主人的细致与蕴藏着骄阳之气。
        其实呀,天长地久,有时并非相识相知;走马观花或有时人生中的一次艳遇,一次偶遇,却反而能读激荡起生命的与理想撞击的火花。
        我与昆山的偶遇便是如此。
         其实,我也是平生第一次来到这里。虽然短促却也细致。
 那就让我带着一介海岛居民谦逊的足迹,行在辽阔的太湖平原上,在有些阴霾的气候中,用我的相机与眼神来感悟来解读与发现江浙人的能干敢干实干细干的精明……
 
        昆山的发展模式,曾有一句精辟的官话:自费开发,不等不靠,走出了一条“率先发展、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的“昆山之路”。
        在下离开官场许多年了,初读此话有点生疏。会上领导报告,听不懂;会下与昆山、苏州的一些官员聊天,仍然对这些官员里私下还聊这些话有些不习惯,更就不愿意听。
        在民间久了,总觉得,这些话是说给上头领导听,是说给新闻媒体听的,在下此行不代表官也不是媒介记者,本来只想从一介网民的角度想听听昆山成就后面的实话或民话,既然昆山的领导不愿意说,在下也不愿意听,更也听不懂,自然也就不当回事。
        然而,在下背着相机,开始在空档时间穿梭在昆山的大街小巷,与普通的市民聊天抽烟拉拉家常的“访贫问苦”中,忽然,发现,昆山的居民竟然也都会说这些话,并且是由衷地认同这些官话,并引为骄傲。
        这就不得不让在下开始认真起来了。
        这就不得不让在下开始思悟其官话深处的意义了。
        记得刚到昆山时,在酒店大堂中,私下与苏州宣传部的一位领导聊天,在下曾询问领导:昆山成功的模式到底是什么?什么是真正的昆山之路?领导说:没有模式就是昆山的模式,昆山成功之路就是从没有路的地方自己走出来的路!
        这句既官既民的话,让在下在一天的行走中一直拎得紧紧得且背着沉沉得,直到此文结束才搁下……
 
        其实,昆山在中国改革的历史上,并不曾如我们海南有着中央授予的第一批改革开放特区政策(当然还是中国最大的特区,享受立法权),在第二批沿海城市的开放中,也没有昆山的名。
        从八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中期,苏南发展的模式亦是社会上流行的“苏锡常”亦指苏州、无锡、与常州。
        在那个时期,昆山的周庄还不曾有如此的天下闻名,就更谈不上昆山有何巨大的发展成绩。
 昆山,在中国的历史上能让世人记忆起来的历史人物,除了明末清初的东林党领袖儒学顾大师及有名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仙书”之外,只有清末构成中国京剧之一的“昆曲”。实在是想不出在江南水乡,人杰地灵之地,昆山的历史名人会如此苍白。
         就算昆山自已引为自豪的明朝跟着朱和尚做生意而成为天下所谓第一大老板的沈万三,可此人,除了苏南的人知道一二外,不要说全国,就是我打小生活在江西,知道的人也不甚多。
        论历史文化,昆山在江苏根本拿不出手。不要说与相邻邦的苏州、扬州、镇江等比,昆山最精华的部分周庄,就现在的景色与人文历史,比我的故乡江西的婺源都差的很多。
        更不要说,昆山在“四季周庄”演出的所谓江南水乡农村的原始的民风民俗的厚重,根本与我们海南的黎苗风情不可堪比。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江苏的小县,二十年时间,一跃成为中国的百强县之首。
        成为百强县之首的昆山竟然是用文化产业拉动起来的,并成为闻名中外的品牌之举,这就不得不让在下在行走昆山周庄与锦溪古镇时,格外小心与参悟。
        周庄的事先不说,因为,刚从此庄回来,图片还不曾处理好。
        经济发展的事也先搁一边,因为现在是夜半三更,有些数据,在下还得询问询问有关领导。
        先说说上午行走在锦溪镇的所见所闻与所思吧,也许,在下对昆山官话的一些解读能让海南的为官者有所省悟!
 
        其实,锦溪,作为“镇为泽国,四面环水”之地,还是有点风景的。
         因“咫尺往来,皆须舟楫”,水巷、河埠、拱桥、骑楼、廊坊、街市加上千余年的历史与人文,就蕴积凸现出了一些“水乡神韵”。
        从资料中看出,昆山的文化人,给这个在江南到外可见的“水乡”乡镇,涂脂抹粉给予了一层非常美丽婉绰的包装。这层包装宛若一幅动人心魄的绝妙画卷,着实迷惑了一些现代文人骚客的向往。
        近代的沈从文来了便有了喻她为“睡梦中的少女”;冯英子也来了,则称她“淡抹浓妆总相宜”,已故大师刘海粟带着一堆美女学生来写生,也则赞誉她是“江南之最”。以上几位能查得到足迹的现代文化人,所因而来?
        那是因为昆山的历史上的文化人,曾记录了一段历史,曾演泽了一段南宋初年皇帝泡妞而凄美的历史故事,且把这段故事叙说的婉丽动人。
        这段历史公案,便是南宋建都临安时,孝宗帝赵睿携宠妃陈妃途经此,因陈妃深爱锦溪美景,恋不忍离,后陈妃阵亡,水葬于锦溪五保湖中,孝宗亦将锦溪改名陈墓长达840年的故事。
        这段故事是真的吗?深更半夜,故事的的真伪在下没有时间来考证了。但,在下凭着多年的历史人文的写作经验,可以肯定这个故事的主人肯定是真,因为史志上肯定有记载,而且,现实中有墓地为证。
        然而,故事的细节呐?那凄美故事的情节是真的吗?历史过了八百多年,其中的细节谁也说不清楚…
        皇上的妃子是如何死的,已经不重要了,重的是陈妃子的墓地就在水中央,且,岸边还有一座据说是专为陈妃做事超度的寺庙。
        只要故事人物是真实的,细节就是文人的强项。
        于是,佛教文化也与此关联起来了,民风民情姓氏家族的迁徙背景更丰富了故事的内含。更有陈妃墓大水不沉的历史传说,故事的神秘与凄婉便将这个“水乡”构建成一个丰富历史人文的景区。
        景因人文而有色彩,自然风光与人文风景结合便构成了锦溪独有的商业潜力,便成为发展的最佳商机!
         离昆山只有八十公里的上海,是一个骄艳却有些浮器的城市。
         生活在十里洋行,风花雪月的大都会的上海人,久经了城市的浮躁与嘈杂,忽然闻知,黄浦江出海口畔的昆山有这么一个神奇的历史故事与与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致,于是,周末成千上万的城市里的人,便将好奇与人民币纷纷投向了这里。
        锦溪,不再只是文人骚客荟翠之地,南宋名人卫径、诗人吴文英,明代诗人沈周、高启;还有什么吴越春秋吴王阖闾命伍子胥在苏州筑古城,辅助光武帝刘秀战胜王莽的历史名将“马援”曾在此训马练兵,三国时期的辅吴大臣张昭,死后墓葬于斯,东晋安帝义熙年间的大画家顾恺之,晚年又因不愿为官而长年隐居此间等种种其它的历史人文,已不再重要了。
        重要的是一个皇帝对嫔妃的爱情!
        当然还有对古诗中的“春风拂拂柳依依,无数莺声燕语时,红杏碧桃花烂漫,长堤曲巷水流漓……”锦溪溪景现场感悟与呤诵,还有见景思物,见物思情的唉声叹气……
 
        其实,江南水乡,还有更多比此丰富的历史故事更吸引人的乡镇。
        岂止是江南,在我们海南定安就发生过元朝皇帝泡妞的真实历史故事,那个故事不比南宋皇帝与嫔妃的爱情故事的可读性差。远的细节不可考究,近代的海南宋氏三姐妹成国母的故事肯定是比锦溪的这个发黄的历史故事要亲切感人的多。可是,我们海南所有的历史故事并没有成为一个烫手可及的商机!
         再回头看看昆山人在文化产业上的包装与手法,你会在惊慌失措不得不佩服昆山人的精明与务实。
        资料上介绍,昆山市锦溪镇党委、政府又将古镇赋予了新的文化内涵。近十来年,建起“中国第一古砖瓦博物馆”,推出了唐志云的“金石人家”书画篆刻艺术馆,陆家衡及其父之“柿园”书法碑贴艺术陈列馆、苏州陶都宜兴的“紫砂博物馆”,以及徐州古钱币收藏家黄风子先生开设的“中国历代钱币珍藏馆”。
        就在我们到来的前不久,锦溪镇还将推出:已故工艺美术大师刘海粟老先生的关山弟子,我国著名青年画家张省先生的“张省美术馆”以及“中国根雕博物馆”、“中华奇石珍品馆”等,这些民间收藏口博物馆的相继开设,又将极大地提升着锦溪旅游的文化品位,使锦溪成为名符其实的“中国民间博物馆之乡”而富裕了一镇人。
        至于昆山人是怎么把一个陈年墓地包装成中国民间博物馆之乡,这些文化商人又是如何来到此地?昆山的领导没有告诉我,时间匆忙我也来不及取经。
        只是在锦溪镇上一个小时,当我们坐着乡村渔船,听着摇橹的水乡大嫂们唱着江南紫竹调,摇曳在村镇中的水溪中,看见小桥流水人家,岸上老人孩子们与来自各地的游客做生意赚钱的快乐笑容,我忽然有点听懂了昆山领导的官话。
        让居守一方的老百姓富裕了,也许,这就是和谐社会的“昆山之路”……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昆山锦溪:一座墓富了一座镇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评论这张
 
阅读(1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