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刚峰看世界

不一样的角度不一样的世界!自由作家摄影师

 
 
 

日志

 
 
关于我

刚峰,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

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2011年被腾讯评为网年度最具影响力十大博客,全国昆明博客笔会金奖获得者。 欢迎指教,欢迎合作。 联系邮址:<117550199@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白沙门,那漂逝的红浴巾……  

2008-09-12 11:55:59|  分类: 情感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沙门,那漂逝的红浴巾…… 


   
  依稀记得,那珍藏在心底十四年前的往事。 
  1992年的夏季,我从江南丘陵的叠迭的迷雾中,踏上了南下的旅途,漂沦到这个古时被称之为南蛮之地的孤岛。颠沛流荡到了这个美丽且充满神话的地方,我却没有了淘金者的希冀。那时的我,刚过而立之年,在经历家庭断裂、仕途失意的人生磨蚀后带着一种惶惑、窘穷的心境,蹒跚踉跄地踏上海南岛最北端的海口,住在了海甸岛的甸花新村。 
  那时的海口却与我有着不一样的心境,大街小巷人来车往熙熙攘攘。海边田地,马达轰隆,脚手架与堆积的建筑拉圾比比皆是,海口仿佛朝圣一般让许多天南海北的闯海者,掀起了一场淘金者的大潮。初次踏上这个椰风海韵的岛屿上,我与许多同样心情的闯海者一样,白天拥拥挤挤在当时东湖畔的围墙边,抄写着墙上张贴的五花八门的招聘启示,白天加入了如潮水般的求职大军中,四处奔波,把理想与憧憬涂写在阳光灿烂的蓝天下,直至夜幕降临疲惫地回到宿舍。
 
  那真是一个特殊的年代呀,潮水般地热血青年,每当夜色来临,海口华灯初上,上千人散坐在东湖那诱发出阵阵蛙鸣鸟啼的湖水畔,有的喝着劣质的白酒,有的吹笛弹琴,一会儿呼笑如狂,一会儿泣汨咽咽,一首忧伤的歌谣,在海口灯红酒绿的夜色中,弥漫着苍凉…… 
  唱歌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盘坐在湖边的路上,一会儿低眉呤唱,一会儿仰望天穹,有一群男人围坐在一边,喝着酒,弹着吉它,夜色中看不清楚女人的皮色、五官却长的清秀。歌声在声犬色欲的海口夜晚,显得无助与撩人心动。歌词的内容我已忘却了,可歌韵所弥漫出来的思乡情绪让许多闯海人汨流满面。 
  也许是偶然也许是幸运,不久,我却应聘到了一家小报社,与来自青海一位写诗的同仁小张一起专跑歌舞厅,撰写娱乐新闻。 
  那时的海口,可谓歌舞升平,糜音袅袅,歌厅如林,小姐如雨,好一派南国繁荣娼盛。 
  每当夜色降临,我们进入各家歌舞厅,端坐在偏僻的一角,看着艳光十彩的小姐们在油光亮亮的老板们面前嬉笑调情,风姿召展,心中的感叹犹如滔滔海水,奔腾不息…… 
  更叹为观止的是当年在望海楼的歌舞厅,采访台湾歌星苏芮的演唱会,当苏芮用她那动人的歌声唱起:“我想有个家”,歌舞厅内可谓是沸腾了,尖叫声、哭声,掌声、音乐声,加上一迭迭人民币如潮水般,抛向了舞台,那情那景至今让我难以忘怀。 
  《大世界里看世界》、《寻梦园里说寻梦》、《寂寞苏芮》……二个清贫的文化人,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相继写出了许多反映歌舞厅真实生活的文章。也恰巧,一个叫梅的女孩子与我们相遇了。 
  梅,就是我初来海南时在东湖边看到的那个呤歌的女人。没有想到与梅再次相遇时却是在当时名叫“东方娱乐城”的歌舞厅。那时的这家歌舞厅有些偏僻,座落在当时正在新建的南大桥畔,四周都是田野,却生意红火,老板是香港人,记得好象姓萧。我们来到了这家歌舞厅仍然坐在大堂的一角,静静地看看这个五光十彩的世界,也许是看到我们有些寂寞,萧老板叫来了二个女人陪我们坐台,其中就有梅。 
  梅是重庆人,大学毕业带着憧憬来到海南,也许是专业不对口或许是性格所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不得已来到歌舞当坐台小姐。也许是性格也许是年龄,也许是内心的不服与挣扎,也许是她已知道我们的记者身份,也许是我不当告知曾在东湖边听过她的歌,梅陪着我们喝茶跳舞很少说话,一双眼睛委宛清彻却透露着一丝丝的忧郁。 
  怎么也想不到,结束时,老板叫来的陪坐的另一位小姐会问我们收坐台小费。 
  我与小张当时俩个人的身上的所有钱还不足百元,当时的窘态与尴尬可想而知。这时,我的手心中却有一只温存的手,稍稍地塞进了二百元钱,转头望时,梅却掉头走了…… 
  于是,我们与梅便成了朋友。 
  成了朋友的梅,仍然与我们还是有些若隐若离,淡淡的忧伤的眼睛中仿佛延伸的故事在叙述着她的无柰与伤情。后来梅离开了歌舞厅好象到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住在当时的海甸岛的一群别墅里,偶尔与我们有着联系,有时会约我们一同出来吃饭或品品咖啡,有时黄昏中会约我们一起到白沙门游泳。 
  那时的白沙门还没有开发成现在的场景,从金海岸海店到白沙门是杂草丛生,灌木成荫。穿过一片开阔地中的水塘与田梗,来到防风林下,便可眺望淼淼的琼州海峡的美丽海景。
 
  每当此时,梅的脸上更有了灿烂的笑容,那时的白沙门浴场游泳的人也多,男男女女在夕阳下畅泡在清澈的海水中,洗涤的白天的疲惫,格外欢畅。梅喜欢披着一条红红的大浴巾,游的少,坐的多,常常坐在白沙门的沙滩,望着晚霞灿烂的海面上,呆思苦想。有时我们劝她,她总是淡淡地笑笑,内心却压抑着一种情绪。有时,她下海游泳时不顾深水区,横来直去让我们总是惊惶失措中担心。 
  后来,我离开了海口去了三亚,从此便少了梅的音讯。 
  再后来,我回到海口,找到曾为同事的写诗的小张讯问梅的近情时,小张告诉我,梅已去世。小张说:梅在歌舞厅被一个香港的房地产商包养,后来,房地产泡沫港商破产,梅与香港人一起在白沙门跳海自尽了…… 
  后来,小张也要离开海南回到青海的故乡了,别离前我们相约一起再到白沙门。 
  再后来,我便坚守在海南了,可是却很少去白沙门。 
  十余年来,每当我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候总会忆起白沙门梅披着红浴巾的身影,想象着那漂逝在大海中的鲜红的浴巾,是否随着一个灵魂漂回到了长江上游的重庆? 
  当年那些弹着吉它唱着歌喝着劣酒的无以计数的闯海者们,无论是重回故里还是坚守在海南,还记得当年那首忧伤的歌谣吗? 
  记得当年那个呤歌的女子漂逝在白沙门海域中的红浴巾?…… 
   
  白沙门,那漂逝的红浴巾……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