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刚峰看世界

不一样的角度不一样的世界!自由作家摄影师

 
 
 

日志

 
 
关于我

刚峰,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

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2011年被腾讯评为网年度最具影响力十大博客,全国昆明博客笔会金奖获得者。 欢迎指教,欢迎合作。 联系邮址:<117550199@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2009-11-19 23:17:47|  分类: 走村串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走海南摄影纪实之四


  十一月十七日,到达海南省五指山市的一个被山峦环绕的小学时,天快黑了,孩子们也下课了。

  好在校长与老师们都在,于是我们聊了起来,得知,这所学校从七十年代初建立起快四十年了,校长在这所学校呆的最长有三十多年,还有一个老师从事1982年就在这里教学,另外的三个男老师,最短的也呆了六年了。老师们说,这所学校最旺盛的时候有六十多名学生,从这所母校走出来的黎族干部最大的是当上了镇长。现在学校的学生只有十七名,从一年级到三年级,五个老师有一个到海口进修了,余下的四个男老师分别教一至三年级的算术与语文课,老师们的每月工资一千多一点。

  老师们说,原来的这间小学很破旧,政府在十年前修建了,也有些海南的企业捐赠了一些钱与物,孩子们来自周边数十公里范围内的六个黎苗寨,每天早上孩子们六点多钟就得起床,好在现在的山路修宽了,到学校后八点钟上课,中午自带饭莱,下午四点就放学了。

  我们赶到学校时,孩子们陆续回家了,于是,我们赶到最近的一个三公里外的黎寨,拍下了一些孩子们回家后做作业的照片,贴上来,也许,这些孩子们的眼神会让你喟然长叹!

  明天我们将重返这所小学拍下孩子们上课与老师们的身影……

  第二天早上我们赶到了位于五指山红山乡的南定初次小学。说是一所小学校,其实,学校只有十七学生,五个男老师,其中,一个去外进修了。学校共设三个年级,校舍是政府早年撤旧盖新建立起来的,共四间平房。

  十一月十八日,是海南第十届欢乐节开幕式,全省政府与学校都放假一天。我知道,这一天,海南将会把大把大把地把银子花在开幕式的演出中,将有许多明星出阵。而这一天,我驱车再一次进山,当车驶到近千米的海拨上,我停车登上山岭遥望山下不远处的儋州,我知道,那个城市将在今天顷刻将有几千万的白花花的银子投入到歌台舞榭中了。我知道那一定是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霓虹灯下金光闪闪。

  可我也知道,这金碧辉煌照耀不到我身在的五指山的黎苗山寨,更惠顾不到,山区中这个只有十七个孩子五个老师的学校了。因为,这一天,校长昨天告诉我孩子们依然要走十余里山路来上学。

  终于,我们有幸与这十来个孩子与老师们在一起渡过了一个快乐的假日。节日是与孩子们陪伴着升旗仪式开始,到放学回家终。 山里的雾气有点浓,浓浓的雾气中的早晨,风有点寒冷刺骨。可孩子却很高兴,见到我们的到来,涌了过来,也许山里的孩子从没有见过摄影与摄影机,在镜头下山里的孩子那好奇与腼腆的脸上却有许多调皮与快乐的面孔,让这寂静的山中,在这有些阴霾与冷寒的天空变得温馨起来了。

  山里的孩子们格外纯贞,在校长的带领下,共和国的旗帜在孩子们的礼毕中冉冉升起在山中,童贞的孩子们排着并不整齐的队伍,衣服不整洁却举起冷的有点发红的小手,与专注的目光,注视着慢慢升起的国旗,高高的旗杆上的鲜艳的国旗与耸立不屈的椰子树,在这宁静的山中,相映成辉,构成了一幅极美丽的图面,此时,我的眼眶中有了一丝热泪。

  十七个孩子分成三个年级,来自方圆十余公里六个黎族自然村寨。其中,三年级只有四个学生。五个男老师,年龄最大的校长王已五十多岁了,在这个学校呆了三十一年,最年青的谭老师也在这儿呆了六年,五个老师一个去进修了四个老师,都是周边的黎寨出身的人,几乎不分学科,都是语文算术一起上。

  学校的教室其实只是一间平房,三间教室,一间老师备课室,虽然校室是政府修建的,教室里的课桌椅已破旧了,墙壁上斑驳长上了一些青苔。特别是中间的备课室,几乎目不忍睹,可以说是中国最残破的老师备课室。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透出了希望之光,山里孩子们那脸颊上的清纯拙朴,让我格外觉得宁静。

  无论是上学还是放学,看到孩子们结队背着书包手提饭合的身影,在山深林密中的山路上涧溪上行走,来自北京的海南青少年社科基金会的扬会长与我的心格外沉甸。 两天的寻找与相伴,我知道我该用行动来帮助他们了。

  我们与王校长相聊,问学校有什么要求与想法时,五十多年都一直生活在山里的黎族校长只是淡淡地说:孩子们中午自带饭吃完后,午休没有地方与床,并没有说出其它方面的要求。我知道,这个山区目前还不通电话,自然电脑等科技设备用不上,学校也没有电视机,更没有图书馆,除了课本上的,对山外的世界知道的太少了。在这所初级小学中,孩子们上完三年级后,将要到更远的乡镇中心小学读书了,交通便成了一个大难题。

  告别学校时,我们尽了自己的一份心意后,与孩子们老师们合影然后告别了这个小学。车在学校外的山路上离开时,我回头望着山坪上的学校与那面国旗,我与校长挥手时,我说,我一定还会再来的!

  我知道,我不只是用文章来尽义务了,便有一份责任在肩膀上!…… 

  (图片见相册)

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五指山里的贫困孩子们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评论这张
 
阅读(6805)| 评论(2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