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刚峰看世界

不一样的角度不一样的世界!自由作家摄影师

 
 
 

日志

 
 
关于我

刚峰,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

知名网络作家\摄影师。曾任(海南侨报《乡缘》杂志法人代表总编辑)。2009年当选腾讯全国网络意见领袖,2011年被腾讯评为网年度最具影响力十大博客,全国昆明博客笔会金奖获得者。 欢迎指教,欢迎合作。 联系邮址:<117550199@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2009-10-29 11:31:10|  分类: 刚峰走天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白查村是海南省东方市江边乡一个黎村。也是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一座黎寨。
         其实,东方市的前身亦是感恩县黎族自治县。感恩一词的来历即是明清朝廷屡次镇压黎族起义后带有贬低之意。黎族不仅在东方,而且与之交界的昌江、乐东的尖峰岭山脉及大广坝周边皆是黎族祖居地。居住在这个地域的黎族属美孚一支。白查村是黎语的音译,白查村美孚方言叫“别岔”,黎语“别”字是有水的烂泥田,“岔”字是厚皮树,当时村边有一口有水的烂泥田,烂泥田的附近生长着很多厚皮树,他们起村名为“别岔”村,即烂泥田附近的厚皮树的意思。
       看来这黎族的方言还挺有点意思。
       白查村,位于东方市的东南边,东北面临昌化江的中下游,与昌江的王下隔江相望,西北面与尖峰岭交界,村外风光非常原始朴拙。村寨交通也方便,政府修了路,村里通往县城的水泥公路只有2公里到达东方市市区40多公里。当然,如果从古代来看,白查村的地理位置应该是比较偏僻的,为何,黎族人会居住在这块地方呐?也就是说这个村有什么来历?
       相传江边乡白查、国界、田头、南龙、俄查、干沟、那文等七个村庄的先民,原居住在尖峰岭天池一带,尖峰岭天池那可是块好地方,好山好水,森林资料丰富,动植物繁多,且山上海拨近千米,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势,自然是一个比较安全的理想居住地。世居在尖峰岭的黎族先人们本来好好地在尖峰岭周边的大山中,过的悠悠在在,可是忽然有一天,一场天灾降临,让他们不得不迁移出祖居地。
        那场天灾据说是一场“虫祸”。据黎族民间传说,二百多年前大概是清乾隆年间,有一种黎语叫“白防劈”的飞虫,忽然降临了尖峰岭天池,成千上万的飞虫如暴雨般袭击人群,并且蛰死过很多人。灾情传到朝庭,当时的清政府下令让他们下山,迁徙到现东方市公爱镇,后来一部分人则搬迁到现在的白查村居住。于是,二百多年来,黎族人在此生儿育女,开荒耕地,繁衍至今……
  
       二
       白查村,是至今海南省乃至全国全世界保存最好最完美的黎族自然村寨。因为,现今白查村有78户380村人,至今还居住在黎族先祖们创造并居住的船形屋。船形屋是黎族传统文化最为典型的建筑,称之为船形屋,因为它从外形上来看像一艘倒扣着的船。
       船形屋,是黎族几千年来建筑的结晶,它看似取材简单,但实质却融入许多建筑智慧,是黎族先民世居海南热带岛屿与自然界斗争的智慧结晶。
      黎族茅草屋主要有两种样式,分别为船型屋和金字形屋。
      船型屋有高架船型屋与低架(落地式)船型屋之分,其外形像船篷,拱形状,用红、白藤扎架,上盖茅草或葵叶;金字型屋以树干作为支架,竹干编墙,再糊稻草泥抹墙,昌江县王下乡洪水村的金字形屋保存最为完整。白查村船型屋以落地式居多,也有零星几间是金字形屋。
       黎族人的茅草屋为落地船型屋,长而阔,茅檐低矮,这样的风格有利于防风防雨。房子分为前后两节,门向两端开,茅草屋中间立三根高大的柱子,黎语叫“戈额”,“戈额”象征男人,两边立6根矮的柱子,黎语叫“戈定”,“戈定”象征女人,即一个家是由男人和女人组成。屋内为泥地,村民从外面挖回粘土,把地面铺平,浇上水,双脚踩平地面,晒干或晾干地面,如此进行多次,地面很平很硬。
        白查村村子的东南边,是村里集中的谷仓,谷仓以基石垫底,悬空地上,用于防潮、防鼠,在基石上面架纵横方木,铺木板为谷仓地板。顶端架圆梁,房顶由竹、木架设,以茅草盖顶,用于防雨。谷仓内外用粘土和泥糊一层,地板糊一层4厘米的泥,均起到密封作用。
       防火是茅草房的关键,在村子,大人出门时用水或草木灰,把火熄灭。一旦着火,马上敲锣,听到锣声,附近有人若不回来救火,按照村规民约罚三个一百,即一百斤米,一百斤酒,一百斤肉。
  黎族的船形屋,与苗家的吊脚楼,云南傣族的竹楼等,都是我国少数民族的传统建筑典范,也是中华民族历史民俗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黎族的船形屋,不仅有物质价值,还有文化价值、精神价值,它是黎族人民的性格、精神、甚至生命象征,是千百年来黎族同胞建筑的精华所在,海南省在建省二十周年之后,还能遗留白查村这样原始黎寨实属难得。
       据说,许多来自全国全世界的文化人画家摄影机川流不息来到白查村,并向海南省相关部门呼喊,保持白查村黎寨的船形屋……
        据说,海南省一些相关部门,金融机构,大老板经常来这里扶贫;据说,白查村的船形屋正在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但是,据说,海南一些领导正在撤迁白查村,为体现海南的政绩,将白查村全部改建水泥砖瓦屋且已建好了;据说,白查村的黎民特别是老人不太原意搬出去,也许住习惯了吧,但政府已开始将年青人迁出去了,海南东方白查黎村,将作为最后一块黎族原始自然村寨,将在不久,从此在全世界消失……
  
        三
  
        不久前,我随摄友一行于下午四点左右到达白查村。
       说实话非常感谢摄友哲断兄的安排。因为,在我迁居海南十余年中,对海南的黎苗文化关注的太少,竟然,在我有限的知识中,还不知道,地处海岛西南边陲还有这么一个难得可见的原始黎寨。
      虽然,曾有幸从摄友古林兄刊发在阳光岛社区摄影天地版块上的作品与他制作的画册中,稍许知道过有这么一个黎村,但是,决对没有想到,当我身入其境,一眼望着几十幢高低不平的黎族的船形屋,横卧在周边青黛色的山丘中,懒洋洋地闲躺在有点灰蒙的阳光下,我的眼帘忽然一亮。
      仿若我穿越了时空遂道,来到了一百多年前的黎族村落。
      那错落无序的茅草屋,在阴霾的天空下,格外让我心灵有份怦动。似乎,那是消失久远的一个音符,抑或是一幅腿色的画卷,那高低不平,参次不齐的船形屋,所折射出来的视觉,让我恍如隔世,令我扼腕嚅叹!
      我们将车停在村中一个空坪场地上,抬头二棵椰树纠缠在并不蔚蓝的天空下;环视村中,茅前屋后星散零落的村民,有的蹲在屋前静静地望着我们,有的若无其事斜靠在茅屋上抽着烟。半躺的茅屋的门,偶尔可见门里有老少妇童,一见我们举起相机刚蜂蛹般地关门躲藏起来。
       村前的广场上有一排球场,好象今天是节日,有学生回村,十来个在两边打着球,偶尔滚起的黄土,让我感到了这个村稍稍有点生气。
       村前村后,屋前屋后,里里外外,我不时地举起相机拍摄,破裂的墙壁、破旧的农具、老人、小孩、壮年、妇女、甚至于鸡鸣狗盗都进入了我的镜头。然而,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在这个村,这个村的村民,无论是老人还是孩子,竟然不允许我们拍照。
       排球场上的学生们,一见我举起相机,不仅严厉责备,而且还以停赛摆拍,直到我离开为止。
  更为让人惊叹的是村里的老人孩子们的商业化的动作。虽然老人们不太懂国语,但当我举起相机,她们的手上就不停地做着动作,伸手要钱,而当我们没有反映时马上侧脸或进门;小孩子们国语不错,可只要你一举相机,就开口要钱,开价二三十元,下到十块不照。
       带哲断夫妻上山拍照片的二个十来岁的女孩子,去前就说要钱,回到停车地,我在一边,亲耳听到女孩子张口,生怕不给钱,我们会跑了。
       我不知道,应该为白查村的商品意识的进化而高兴或悲哀。
       过去我们与哲断等兄弟们一起走村窜巷拍海南农村民风民俗,无论是黎苗寨,还是汉族村庄,很少见到这样要钱的,一般我们拍一些农村老人,见其生活艰辛都会或多或少给上十块二十块钱,哲断老竹笋们还在车上自备了数码彩色打印机,每每拍完都会免费为村中老人或小孩子打印送上照片。没想到,在东方,在白查村,在海南最后一个快消失的黎族原始村寨,我们在拍最纯朴的乡村,却遇上了海南最有商品意识的黎寨村民!
       我为白查村村民的商品意识的进步而高兴,同时,也有些忧虑。
       在村中,我虽然看到了茅屋的简陋与破烂,感觉到村民的生活艰辛,然而,我也看到,这个村里的茅屋前后都装上了非常现代化的卫星天线,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电视机。当然,我知道,这些几乎都是政府或一些大企业与老板们赞助的。
       村外有一所小学,是唯一一所不是茅屋建筑,但砖瓦也有些破旧。因为是节日,没有看见孩子们上课,却在小学的简陋校舍前见到了一幅还没有来得及撤下来的红色布条,上面写着“海南工商行关注山区教育活动”的字幅。我知道,海南工商行肯定为这个村也花了不少钱。
       为写这篇拙文我上百度搜索,查到了许多大领导、大企业、甚至于国外友人,有关单位来到白查村视查、扶贫、赞助等的新闻报道。我们在进这个村之前的一里路之外,也见到了,一排排整齐的新房正在完工,我知道,这也是企业资助,为白查村规划建设的新房。我知道,为推进白查村民房改造,东方市已利用民房改造专项资金给每户村民免费提供砖块1.5万块、水泥3吨建新房,市财政还配套资金建成2公里长的通往白查村的水泥村道,还拨给江边乡30万元作为前期保护资金。
       在四周山黛中,如果你不了解这段历史,还以为,这几十幢规划整齐的建筑群,以为是哪家房地产公司开发的乡村别墅。然而,如果你细心在白查村,你会发现,村里无论是老人还是青壮年,都比较悠闲,没有听到有读书声,或是农业技术讲座,似乎,这个村在等待,等待着一种应该得来的更换家园的成就。
       我在此决没有毁谪机关与社会各界帮助黎族百姓创建幸福家园的善心与贡献。我只是想,对于白查村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遗留下来的海南黎族历史文化特产,应该如何在保护与开发的结合中,对村中的村民在文化、知识与各种方面的培训与提高等软件方面下些功夫。
       因为,我与村民聊天知道,这个村,至今还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
       白查村的村民,早晚会有一天,要搬迁成新村,去习惯钢筋水泥房内的现代文明。
       白查村的村民无论是选择搬家,抑或选择了坚守,无论他们是喜悦,抑或遗憾、无奈和恋恋不舍;政府对白查村的船形屋,无论是采取保存展览做成非物质文化旅游地,或是撤除将老村改为耕地,白查村的船形茅草屋、美孚黎民歌、酿酒、织锦,千年黎族的生活方式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中,终将会与时代渐行渐远,成为一种遗产而怀念而记忆而守望。 
        叹息也好,呼喊也罢;保存也好,撤迁也罢,白查村的黎族百姓生活方式将成为一种历史的句号,铭记在海南的历史天空中。
       改变一个村的外在面貌其实并不难,提高村民的物质生活水平也不难,然而,如何引导村民们接受现代科学知识,让这个村的青壮年在知识与精神上脱贫脱困,创造机会,让他们用科学与勤劳去改变命运,不仅是白查村的黎族村民要思考的事,而且也是社会都必须关注的事…… 
       当然,如果你有机会能来海南,那就抽空去一趟白查村吧,也许,黎寨最后的风景将会成为你永恒的记忆……

图片说明:岛西田园风光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黑白片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白查村:中国即将消失的最后黎寨 - 刚峰先生 - 天涯横呤
  评论这张
 
阅读(160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